跳至主要內容
CyberAble.net 康复数码网络
主页 帮助
GovHK香港政府一站通 网页地图 中繁 English
 
康复服务
生活贴士
真人真故事
训练
就业资料
研究及出版
相关网站

主要內容

你的位置:研究及出版
加到书签

生命斗士 — 为生命奋斗,演好我的角色!

回上页

詹嘉德

“生命无N.G.,我无悔、无怨,努力演好我的角色!而你又演好了你的角色吗?题目是生命斗士,自问不是斗士。我不觉得与别人不同,一般人能做到的,我也能做到。每个人出世后都要不断为生命奋斗,我也不例外,我想自己与别不同的地方只是我会用积极的态度去面对所有问题吧!

好吧,请让我说说我的故事

小小年纪的我,自觉是一位出色的运动员,无论田径、游泳、以及球类运动,我都是校队的要员,但是自“那天”后,我知道我要对它们说再见。

19871016 ,是我命运的一转捩点。我会永远记得,永远记得

当天,我参加了学界的游泳比赛,虽然比赛是在午饭后举行,但怀着兴奋心情的我,早就到场为队员打气,期待午后更大展身手。

开始了,热身后的队员一个接一个地练习下水的动作,最后轮到我了,身手敏捷的我当然成功,接着开始第二轮试跳,可是这一次跳下去后便不能动弹。幸而,气若浮丝的我仍能闭着气等待救援,当我清醒的时候,只见救护员在我身边围走动,发生什么事呢?然而,没有人为我解答……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终于有答案了。医护人员告诉我,这一跳令我的颈椎第四及第六节移了位,第五节则全部碎裂……一大堆我不的医学词汇代表什么?

对不起,这代表你将永久伤残,轮椅要伴你一生,双手亦不能活动自如……”顿时,失望、无助、伤痛的心情,对我来说难以形容。

手术过后,为了方便照顾我,医护人员把我安置在护士站旁。或许这位置是人流畅旺吧,经手术的颈骨部位因此经常撞脱,结果由本来衹一至二次的手术最后要做了七次。问我有否怪责别人?答案 没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不幸吧!

经过一年的治疗,又得到家人、医疗人员的安慰与支持,我知道我的路还是继续要走,纵使前

终于,在1989年我重返校园生活了,但要进去的已不再是从前熟悉的学校,却是一间我从未接触过的特殊学校。我要学习适应生活;学习适应环境;学习适应新的“我”。

好不容易完成了中五的课程,由于成绩尚可,可以继续往工业学院(现称IVE)进修电脑课程。毕业后的我,以拿着文凭便可找到工作,可是因身体残障的关系,没有公司给我工作。

在一次机缘巧合下,我参加了由科技大学与香港复康会举办的一个课程。课程后,经科技大学的代表邀请成为一间电脑公司的初级技术支援主任。虽然也曾担心伤健难以共融,但原来是自己忧心了。各同事视我如普通的人一般对待,没有太大分别,也没有任何优待。今天,数一数指头我原来已在这公司工作了十一年多,公司由科技大学的一个项目(PROJECT)演变成一间以香港基地的外资公司,而我亦由一名初级技术支援主任进升至技术支援主管。

没错,我是一位四肢伤残人士,在很多时候、很多事情上,我都需要别人帮忙,但我绝不介怀;同时,我亦可以提供帮助,也很乐意助人。人与人的关系是微妙的,我乐于主动与人接触,享受着彼此和谐的关系。

出生命之戏将来会如何演下去?我不知道,我清楚知道的是:努力演好我的角色

 

〔此文转载自路向四肢伤残人士协会200710月号双月刊,部份文字经作者同意后略作增减〕

 

 


回上页
显示器
字型大小:

原设定 原设定
较大 较大
最大 最大
Brand Hong Kong | 香港品牌形象
联络我们    版权及知识产权    免责声明    私隐政策    使用条款